网球

夜中明灯行 第四十二章 勇战猿妖

2020-01-16 13:5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夜中明灯行 第四十二章 勇战猿妖

“看到前面的那棵大树了吗?”南焱青眯着眼睛看了夜默一眼,又抬起头看着很远的地方说道。

夜默心底咯噔一声,暗道不妙,他顺着南焱青双眼所看的地方望去,眼前除了那条炎河之外就是那一望无际的红魔林,他左顾右盼的看了半响之后才找到师尊所说的那颗树。

那哪里是什么树啊,分明是一座高塔,那棵树就如同是长在平原上一般,周围的树木和它比起来简直就是是小巫见大巫,夜默目测了一下,这距离没个几个时辰的狂奔是到不了的,想到这里夜默顿时感觉自己的双腿一阵酸麻。

夜默也不知道那棵树是怎么长的,要是平时,他还可能因为好奇,倒真跑去看看,但是如今在感受到自己干枯的炎力时,夜默完全升不起任何兴趣来,甚至有些恐惧起来。

“背着斩天剑跑过去,再跑回来。”就在夜默呆呆的看着那大树摇头的时候,南焱青似笑非笑的看着夜默说道。

“什么……”夜默顿时猛的退后了一步,整个身体都不稳起来。

“这样才能让你在绝望之中挖掘出自身的潜能……”南焱青又十分严肃的说道。

“啊!!”夜默顿时尖叫了一声,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这是师尊的阴谋。

“就当是……你对为师不敬的惩罚。”南焱青瞪了夜默一眼,然后话锋一转又风轻云淡的说道。

“师傅……”夜默又凄厉的叫了一声,但是丝毫没有引起南焱青的注意,他心底早就开骂了,骂的当然是师尊记仇这件事。

夜默又嘀咕了几声之后,苦着脸将斩天剑背到了身后,他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只能叹息着朝那棵大树的方向跑去。

“夜默,早些回来……我抓了只野鸡……”夜默没跑多远,吴悦月圆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来。

夜默转身便看到吴悦月圆正提着一只红色的野鸡走了过来,这几天她和夜默也没经常在一起,她也很识趣的没有去打扰夜默修炼。

看着如仙子一般的吴悦月圆,夜默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清风席卷全身,每次看到吴悦月圆他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丝毫没有厌倦的意思。

因为她的那张脸真的如活菩萨临世,对他有着难以形容的吸引,再加上那苗条的身材,滋……真是美妙。

夜默在心底想着,除非自己和师尊一样经历过世俗的洗礼,否则自己面对吴悦月圆的时候还真没多少抵抗力,至少现在的他是这样想的。

看到吴悦月圆走了过来,夜默顿时精神抖擞,南焱青看到双眼直勾勾如失了魂的夜默,不由得又叹息了一声。

“你咋来了,要不一起去看日落啊……”夜默感觉收回目光,笑眯眯的说道。

“……”

几个呼吸的时间转瞬即逝,夜默看着依旧面带笑意的吴悦月圆,顿时心底有一个声音不断呐喊起来,你答应啊,你倒是答应啊!

吴悦月圆被夜默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尤其是在听到一起去看日落时,她的心底早已波涛起伏,俏丽的脸蛋瞬间便红了一大半。

“徒儿还在磨蹭啥?”就在吴悦月圆正要答应的时候,南焱青的声音从炎河边突兀的传来。

吴悦月圆顿时抬起头对夜默柔和的说道:“早些回来,等会烤鸡给你吃……”

夜默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只不过心底早已开始抓狂起来,夜默心底顿时有些不舒服起来,哼,师尊肯定是故意的,想着夜默早已忘记了疲惫,只能飞快的朝着大树的方向跑去。

“呼……呼……呼”微微的风声回荡在夜默的耳边,他背着斩天剑飞快的在林子内穿行着。

“死老头……死老头”夜默一边跑,嘴里还不饶的骂着南焱青。

只不过就连夜默都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有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之中。

那是一个面如白玉的中年男子,男子背着手飘在空中,紧紧的跟随着夜默,只不过那男子并没有其他什么意图,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夜默,冷漠的目光内没有丝毫波动。

夜默的一举一动都在男子的注视之下,每当夜默开始胡乱说话之时,那灰袍男子的眉头总是会微微皱起,脸上也露出一股厌恶的表情来。

“苍天啊……累死我了!”又跑了一阵之后,夜默便停了下来,当他看到那大树还在很远的地方时,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夜默坐在一块石头上,他此刻全身酸软,整个人显得很是虚弱,就像大病初愈一样,四周的空气很是炎热,不禁让他口干舌燥起来。

“呜……”就在夜默坐在石头上一阵舒爽的时候,林子内传来了一声让他心神一寒的声音。

实在是一个人在魔林内,而此刻他所在的地方又显得异常安静,他本能的有些谨慎起来,虽然夜默此刻很疲惫,不过他的警觉性反而比平时更高了一些。

那一道空灵的声音就如同山间滚落的石块一般,刹那从夜默耳边飘过,夜默疲惫的身子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迅速从石头上跳了起来,然后他本能的转过身,那双小眼睛猛的向后扫去。

只见一个长着巴掌长短牙齿的类猿妖兽正在一棵树上贪婪的盯着自己,那种目光夜默很熟悉,和自己看野鸡的目光一样,尤其是那长长的牙齿上还有很多粘液从上流下,然后“嗒嗒嗒”的滴在了密集的树叶上,夜默很清晰的感受到了危机,他知道它很想吃自己。

夜默看着那头类猿妖兽,心底早已开始不断的祈祷着,他扫了一眼两边,然后慢慢的挪动着身子往后方退去,只不过夜默刚一动,那类猿妖兽张开森然大口又是一声咆哮。

“呜……”

随着那渗透灵魂的声音再次传来,夜默再也没有丝毫犹豫,飞快的朝远处狂奔而去。

“该死”夜默怒骂了一声,他只能硬着头皮狂奔,背上的斩天剑随着他的奔跑啪啪啪的打在他的背上,好似在提醒夜默跑快点一般。

夜默也不敢再往后看,因为身后的动静非常大,他知道自己惨了,他的身体本就异常疲惫,此刻又在这林子内,很快便被那后方的妖兽追上了。

夜默斜着眼睛瞄了一眼地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只见一只巨大的爪子虚影飞快的临近,夜默的额头早已冷汗直冒,不过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爪子虚影落下的时候夜默吼了一声,本能般的向前弹起。

“轰”

夜默被那巨大的手掌拍下时震倒在地上,那妖兽第一次扑了个空,夜默也来不及去擦额头的汗水,飞快的爬起又向前跑去。

“你给我等着……”夜默大吼了一声,他的确愤怒了,那妖兽在他看来也不过炼体境四层左右的样子,要是自己没有炼制那枚血灵晶前他是不会畏惧的,不过此刻他只能以这种低级的方式去发泄一下。

“你还真没完没了是吧!”看到那妖兽又咆哮了一声扑了过来,夜默喘着粗气骂道。

看着那速度极快的巨大爪子,这一次夜默果断的没有再去闪躲,他知道自己再闪躲几次恐怕真的就再也起不来了,他的体力不多了。

往往勇气会让恐惧消散,让弱者强大,更何况夜默还没有恐惧,夜默鼓起了勇气正式发出了属于他的咆哮。

“来啊”夜默有些嘶哑的大吼一声,声音内蕴含了他的决心和战意,然后夜默将背上的斩天剑握在手中。

就在这时那爪子已然来临,夜默的体内的炎力还剩下一丝,他只能发动斩天剑一次,所以他只能先用身体硬抗。

那爪子拍了过来,然后狠狠的拍在了夜默的剑上,夜默顿时感觉全身上下一阵剧痛,退后了几步,夜默双眼布满了血丝,猛的将斩天剑从爪子下抽出然后斜着一剑砍去。

“唰”的一声,那爪子上被夜默砍出了一条一尺多长的口子,顿时鲜红的血液从其内喷出,喷到了夜默的脸上,衣服上到处都是。

那妖兽受了伤后,顿时又是一声咆哮,爪子飞快的拍在了夜默的身上,夜默瘦弱的身子被拍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还好他反应迅速用剑挡住了那爪子上锋利的指甲,不然他他的左手就废了。

夜默神色狰狞无比,他舔了舔流到嘴边的妖兽之血,然后他并没有将其吐出来,强行用妖兽的血润了一下龟裂的嘴唇。

“真难喝……”夜默用剑支起身体站了起来,然后苦着脸说道,不过他还是觉得总比没有好。

不过他也发现了妖兽的弱点,那就是妖兽的脖子,除了脖子之外,其他地方都有很硬的骨头,最多只能让其流血,杀不死。

夜默快速的想了一遍,然后便想起了师尊对他说的话,只有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被榨干之后,身体的潜能才会被挖掘出来,想到这里夜默果断的将剑横在身前。

那妖兽早已来临,显然这妖兽也有了一些灵智,竟然有意识的开始避开夜默手里的斩天剑,不过夜默对此早有意料,依旧砍了过去。

阜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水电四局西宁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南阳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镇江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