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术士战纪 第二百零七章 坦然的小酋长

2019-12-04 15:07: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术士战纪 第二百零七章 坦然的小酋长

当王诩和妮露领着两具抬着牛头人桑古的炼金木偶,刚刚进入到牛头人部落所在的河谷中时,敏感的牛头人就发现了这支明显是朝着自己部落行进的队伍。

“呜……”的一阵低沉的号角长鸣后,一支由十几名牛头人所组成的哨兵队伍,裹挟着一身牛头人所特有的体臭味,向着王诩他们狂奔而来,后面还带起了一条长长的烟尘尾巴。

看到哨兵队伍从牛头人的寨子中冲出来后,王诩果断的停下了前进的步伐,默默的等待着牛头人哨兵的到来。

不过五分钟,牛头人哨兵就冲到了王诩的旁边,而且,它们快速的就把王诩他们给包围在了里面。

可是,突然,一名明显是哨兵头子的牛头人惊呼了一声:“桑古!”

伴随着这一声惊呼,所有的牛头人哨兵也都同时惊呼了起来,它们都发现了被两具炼金木偶扛着的、昏睡中的、酋长儿子牛头人桑古了。

“你们是什么人,桑古怎么了?”超过三米高的哨兵头子,恶狠狠的低头看着王诩的眼睛,语气不善的问了一句。

这时,有些牛头人哨兵靠近了炼金木偶,准备把桑古从炼金木偶的身上给弄下来。

“别碰!”王诩低吼了一声那群想要搬下桑古的牛头人哨兵们,斜眼瞟着它们,冷声低骂道:“他中了瘟疫了,如果你们也想变成他那样,那你们就去碰他!”

听完了王诩的警告,那群想要把桑古搬下来的牛头人哨兵们,全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接着,在又想了想后,它们也不知该干些什么,于是,全都一脸茫然的看着哨兵头子,等待它的命令。

“您好,”王诩抬眼看着两米高,比自己还要高出半截子的哨兵头子,语气柔和的打招呼道:“我们是桑古的朋友,他中了瘟疫了,我们把他送回来了,我知道他是你们酋长的儿子,是个重要人物,所以,我建议,你赶紧去通知你们的酋长和大巫师,别再在这里继续耽误时间了!”

也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哨兵头子,听到了王诩给的善意的建议后,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抬手一挥,招来了自己的一名手下,然后,它低声在自己手下耳边吩咐了几句话后,那名手下就又朝着寨子的方向狂奔而去,显然,它是通知酋长和大巫师去了。

“你们跟我走吧,”哨兵头子低头朝着王诩的头顶吼了一句,它那满是口臭味儿的鼻息,喷了王诩一脸,王诩恶心的抽了抽嘴角,可是,它却不管王诩的感受,对着周围的手下们一挥手,又朝着王诩的头顶喊了一嗓子:“出发!”

于是,王诩他们,在牛头人哨兵的包围下,继续朝着牛头人的小寨子前进,走了没到五分钟,王诩就看到,一群身材更为高大、更为强壮的牛头人,从寨子里出来了,就站在寨子的门口,似乎是在等待王诩他们。

在等待自己的那一群牛头人的正中间,王诩发现,有名长得很像桑古的、衣冠华丽、与众不同的牛头人,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别的牛头人都是站着的,就它是坐着的,还坐在一张鹿骨凳上,一看就知道,它就是这个小部落的酋长无疑了。

说实话,在王诩的眼里,所有的牛头人都是长得一个模样的,他也分不出谁是谁,之所以他认为那名坐着鹿骨凳的牛头人长得像桑古,也是因为王诩知道,桑古是酋长儿子,而那个牛头人明显是酋长,所以,他才这么想的。

又过了五分钟,被牛头人哨兵所包围的王诩他们,来到了寨子的门口,近距离的面对着那名坐在鹿骨凳上的牛头人酋长。

酋长先是抬眼看了一下被两具炼金木偶扛着的儿子桑古,才直视着王诩和妮露,沉声开口问道:“你说,我儿子中了瘟疫了?”

听了面前坐着的牛头人的这句问话,王诩就放心了,看来,它真的是酋长,而且,它的第一句话问的是自己儿子的情况,这也就说明,它还是很关心自己儿子的,不像精灵王那样,基本不关心儿子们的死活。

“没错,嗯……”王诩抬眼看着坐着就和自己等高的牛头人小酋长考尔比·圣蹄,含糊的应了一句,接着,他眯眼瞟了一圈围在自己四周的牛头人们,表情很不耐烦,这是在暗示考尔比:这里人多,我不想多说

,你要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我们单聊。

“嗯,”颇有些阅历的考尔比,看出了王诩给自己的暗示,大声回应道:“走,去我的营帐中聊!”

说完,考尔比就直接站起身来,转身就准备向寨子中走去。

“酋长!”突然,大巫师康拉德瞪着考尔比低吼了一句,它是在暗示考尔比:不能把那两名来历不明的人,给放进寨子中来。

“没事儿,他们不会对我不利的,如果他们俩想对我不利,那么,就我们这些人,又岂是他们俩的对手,屠灭我们的营寨对他们俩来讲,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对吧?”说着,考尔比回头看了王诩一眼,眼中带着一种坦然的目光。

“额……”大巫师康拉德不知该怎么回应酋长的这句话,因为,当王诩和妮露刚刚靠近它时,它就发现,自己看不透面前这两人的深浅,它很清楚,面前这两人的实力,绝对在相当于法圣水准的自己之上,可是,它万万没想到,酋长却对他们俩毫无警戒之心,这简直就是引狼入室呀。

“呼……”围着王诩等人的哨兵们,在听到酋长所说的那句话后,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瞬间,它们就明白了,被自己所包围着的两人,是极其危险的强人,可是,无论他们有多强,自己都要保护好酋长,即使牺牲掉也在所不辞。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继续关注着周围的动态,有大巫师跟着我就行了。”考尔比柔声命令哨兵们去别处履行职责。

“可是,酋长……”哨兵头子慌忙的惊呼道。

“散了吧……”没等哨兵头子把话说完,考尔比就轻轻的拍了拍哨兵头子的肩膀,轻松自信的说道:“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

最终,在犹豫中,哨兵头子带领着自己手下的哨兵们,拖拖拉拉的离开了,而王诩和妮露,则跟着牛头人酋长和大巫师,走进了牛头人小部落的寨子大门。

刚一进去,王诩就后悔了,他早先暗自发过誓,誓言永远不再进入兽人的部落,此刻,违背自己誓言的他,立刻遭受到令他绝望的报应了……(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医院补平
望城县人民医院
海口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安顺癫痫权威医院
解析癫痫中医治疗方法
分享到: